您的位置:要闻 > 正文

广西“网红村”被摘牌后仍在直播 低俗之风何时能刹住?

来源: 半月谈 2021-01-27 09:31:14

近日,广西玉林市博白县宁潭镇一个村庄竖起一块“网红村”的牌子,大量人员在村庄进行低俗、恶搞直播,被当地政府摘牌,相关人员被约谈,引发舆论关注。

记者在短视频平台搜索发现,一个自称来自该“网红村”的博主发布的视频中,多位村民正在做直播,这些村民身穿大红色西装、病号服,有的戴着绿帽子,有的人的头发一半是黑色,另一半则被染成黄色、红色,语言低俗。部分村民甚至在地上打滚,或者做其他怪异举动。

据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的《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》,截至2020年6月,中国短视频用户超过8亿,网络直播用户达5.62亿。2019年,短视频市场规模达1302.4亿元,网络直播市场规模达843.4亿元。

丑行、低俗、恶搞,不应被当做网络流量和卖点。但在现实中,一些直播平台为了逐利,对内容缺乏有效监管,使得低俗、恶搞等不良内容大行其道,一些人借此牟利,部分受众沉迷于此无法自拔,特别是对正处于价值观形成阶段、缺乏鉴别力的青少年网民而言,更让人忧心。

直播并不是坏事,凭本事挣钱无可厚非。但相关从业人员应当达成共识,作为进入公众视野的主播,应当遵循基本的道德准则,不应使人误以为通过兜售低俗、奇葩行为就可以获取利益。以恶俗为荣的“网红村”的出现,正是相关平台失范、纵容的结果,需要监管部门引起高度重视。

整顿上述直播乱象,亟须监管部门和直播平台制定更为严格的处罚制度。记者查看一位来自该“网红村”的主播发现,该主播曾因为“行为引起他人不适”,被直播平台禁止主播连线或“PK”3天。但事实上,这类惩罚并未起到实质性效果。涉事主播的账号被封停后,往往可以用小号继续直播,封停结束后更是变本加厉。

记者发现,被约谈后,该“网红村”部分村民1月25日仍在直播,着装、造型和举止并无改变,甚至那块被摘掉的“网红村”的牌子,正被两个村民用手拿着,当作背景。直播平台为何视而不见?监管部门的约束为何如此苍白无力?有关方面该反思了!

公司

11月6日,国际数据公司(IDC)手机季度跟踪报告显示,2020年第三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约8480万台,同比下滑14 3%。出货量前五的品牌分

详细>>

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,让中国零售行业整体遇冷,增长一度陷入停滞。对于业务模式主要面向线下门店的内衣企业来说,更是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

详细>>

2020年上市公司半年报披露已结束,然而,神州数码今年上半年的业绩并不理想,营收净利双双下滑。并且近日公司发布公告称,10大董事、高管拟

详细>>

8月28日,兑吧发布了2020年中期业绩。尽管受疫情及宏观经济影响,其广告收入有所下滑同时导致经调整净利润亦由盈转亏,但是其SaaS业务表现

详细>>

27日晚间,申通快递发布2020年半年报。数据显示,上半年,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2 58亿元,同比下降6 21%;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067

详细>>

灾难无情人有爱,爱心公益不停歇。在不平凡的2020年,益路华彩系列公益活动再次温暖起航!8月27日上午,由中华网河南频道主办的情深意&lsquo

详细>>